甜甜圈不住我

二月 1, 2007 at 10:24 上午 | 張貼於生活, 飲食, 旅行 | 發表留言

我一向不好甜食,隨著年紀漸長,身體吸收糖分之後變遲鈍的感覺越來越明顯,雖然偶爾還是會嘴饞嘗鮮。我也不愛湊熱鬧,還記得Mister Donuts剛在台上市時那種誇張的排隊人龍,於是排隊買甜甜圈這件事幾乎從來不曾出現在我的腦中。

Continue Reading 甜甜圈不住我…

【讀遊記】名廚吃四方

二月 11, 2006 at 5:06 下午 | 張貼於閱讀, 飲食, 旅行 | 發表留言

終於讀完安東尼.波登的【名廚吃四方】。他原本是我在旅遊頻道看到標榜紐約名廚到世界各地去吃當地美食的節目主持人,一個身材高瘦、頭髮花白,有點老搖滾樂手氣味的中年男子,語氣有點冷嘲熱諷卻又對食物帶著孩童般的好奇心。

後來在書店看見他寫的【廚房機密檔案】有點驚訝,看了之後才了解他真的是從競爭激烈的紐約餐廳冒出頭的廚師,書裡描寫出鮮為人知的廚房生態,在氣氛輕鬆、燈光昏黃的高級餐廳後方,廚房往往是一個激烈的戰場,作者以敏銳的觀察力和職業廚師的專業角度,為我們呈現極為細膩寫實的畫面。

也是因為這一本暢銷書才讓電視台決定邀請他參與節目拍攝,而在拍攝過程中他也同時進行第二本書,就是剛讀完的【名廚吃四方】,內容並不是節目內容的文字版,反而是繼續對節目拍攝冷嘲熱諷,不斷揭露拍攝背後的真實景象,同時也仔細剖析自己的童年經驗和個人私密感受。

他很清楚作為廚師、節目主持人和作家的分際,並不是跨過界撈撈油水的話題人物,在每個領域都盡責認真地扮演自己的角色,雖然還沒出版他的中文版小說,但我會很樂意一讀。

微雨早晨

五月 29, 2003 at 10:08 上午 | 張貼於生活, 旅行 | 發表留言

雨在清晨時分落下,半醒的城市裡晨光微亮,引擎聲、腳踏車的煞車聲在巷弄裡輕淺浮動,在前往早餐店的路上,雜亂的思緒隨著細疏的雨絲降落在慢慢深沈的柏油路上。

台北的雨天,是心上一段永恆的畫面,天氣晴朗時總想起南方的故鄉,或是近郊的山上海邊,藍天綠樹青春極了的過往;只有下雨的時候,才會記起那些灰暗的建築群、紅綠燈前匯集的車陣、擁擠的傘花和零落奔馳的人影。這個時候總想尋一家有溫暖燈光和咖啡的小店暫坐,像懸坐在某個仍殘留陽光溫度的牆上,假裝自己並不屬於那陰冷的世界,作小小的遁逃。

寫了一些從來沒唱給人聽的歌、埋伏下一些無法完成的殘缺詩句,下雨的北城讓我可以審視自己的寂寞,可以放心的跟自己對談,每個記憶零件任意攤在桌上,隨手拿起擦拭,不急著裝回原處,時間變得緩慢而悠長。

走出日本京都郊外嵯峨野火車站,一個人自助旅行的第二天,小市鎮裡多是二樓平房,青黑瓦色的人字屋頂交錯縱橫,星期一的早晨,上班上課的人群已經散去,觀光客三三兩兩,天氣就像今天,彷彿隨時會飄下雨來,在附近漫無目的地閒逛,賣手染布的工藝店、懸掛深藍布簾的醃漬店、小而整潔的藥妝店、附設腳踏車停車場的補習班,像被抽去靈魂似地怔怔立在原地,沒有人的氣息。突然看到在人工圳渠的鐵橋上緩緩穿越的遲到學生,一臉蠻不在乎的表情,然後是買菜的歐巴桑響著腳踏車鈴從後方出現又消失在右邊的巷子,像是象徵角色點綴著這安靜的小鎮。

開始飄起雨來,我走進車站前的廣瀨咖啡店,向溫暖的燈光投靠。店內是深色的木質調,帶著年代久遠的溫潤色澤,但維護得很潔淨,店裡應該都是住在附近的常客,有抽著煙看朝日新聞的中年女子、穿著深色襯衫蓄山羊鬍看不出年紀的男子、專心喝著咖啡的藍領工人,對我來說是一個個帶著謎團的故事開端,但在他們自身看來也許只是日常的生活,我反而是一個陌生的闖入者。點了熱咖啡加起士蛋糕的組合,雖然檸檬派跟藍莓派似乎也不錯,但我還是喜歡最單純的組合,就像紅豆餅跟綠茶一樣。

雨暫時停了,確認了接下來的旅程後,我背起背包離開,也許這輩子沒有機會再踏進這家店,但我還是對應該是說著歡迎再來的店員點了點頭。已經是接近一年前的事,像是反覆來去的潮浪,現實的景象在雨中模糊退去,失焦的回憶轉而清晰撲來。記憶的旅行從來不曾停歇,下一個雨天,也許我又會回到那年隨船在太平洋上漂流的歲月,在後甲板上望著無垠的銀灰色海面見雨幕飄移,吹奏一些憂傷的曲調。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Entries留言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