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夜前夕的夢

十二月 24, 2006 at 12:51 下午 | 張貼於生活, 夢境 | 發表留言

我走在故鄉的道路,兩旁是寬闊的四合院,有著簡單砌成的紅磚牆,每戶之間或間以果園或一畦農地,檳榔樹則隨處可見。沒有行李、一身輕便的我似乎沒有目的 地,只是四處晃悠,突然後方有腳踏車車轆轉動的聲響慢慢接近,回頭看去,是一個短髮的年輕女子,車後的架上有只籃子,裡頭則有隻無精打采的白貓,女子停下 車來並喊我的名字,我突然想起他是我高中同社團的女生,她是打擊組的成員,安安靜靜常掛著一張親切的笑臉,大而明亮的眼睛常因為笑而總是瞇著,我吹薩克斯 風屬於木管組,所以平常沒什麼機會說話,就算是表演或是出遊,也因為總是一大票人,而不會特別注意她。高中畢業之後,似乎在大學快畢業或是正在當兵的時期 在某次聚會上遇過,那次並沒有交談。

Continue Reading 聖誕夜前夕的夢…

廣告

星期一

一月 31, 2005 at 11:01 上午 | 張貼於生活, 夢境 | 發表留言

擠上捷運車廂,星期一早上的時點與昨天開始下降的氣溫,人群擁擠卻感受不到絲毫溫暖,每個人若有所思,或有所夢,相隔半哩。在黑暗的甬道中前行、轉彎,車軌之間的尖銳摩擦聲與車廂的震動是一種隱性催眠,讓人陷入某種若即若離的恍惚狀態。

本該在台北車站轉車,繼續朝公司方向移動,心裡卻出現微小的雜音,那音量逐漸擴大,終成震懾心魄的巨大聲響「逃吧!逃離這令人沮喪的城市…」,於是被說服的我繼續待在車上,看著隧道出口的光亮迅速接近,整座車廂彷彿過度曝光,喪失了輪廓細節,瞇著眼等著習慣自然光線,當視線逐漸恢復正常,我已經坐在 1989夏天開往墾丁的平快車上。

車廂上方的電風扇嗡嗡轉著,窗戶送進帶有鹹味的海風,窗外的深藍色海面上,漁船在一片銀光中緩慢移動,如今車廂裡只剩我一個乘客,我躺入草綠色的座椅,看著遼闊的天空,年少的我慢慢陷入無夢的睡眠之中…

噩夢

三月 4, 2004 at 10:44 上午 | 張貼於夢境 | 發表留言

睡眠中,一股混合著腐肉與青草的腥味將我薰醒。睜開眼,一頭毛色濃密、面目紫黑的金剛猩猩就睡在我身邊,偌大的鼻孔正對著我的臉噴氣,一時無法動彈,腦筋陷入混亂,眼睛瞄到房門跟窗戶都緊閉嚴實,沒有被破壞甚至被打開的跡象也沒有。但猩猩睡在我身邊是無法否認的事實,那可怕的體味像是律師最後一秒提出,讓兇手啞口無言的證據確鑿。

我悄悄地轉身想偷偷溜下床,但突然猩猩比我大腿還粗壯的手臂突然攔腰抱來,整個人就像抱枕一樣被拽在懷裡,剛硬的獸毛從衣服的縫隙裡扎進來,弄得人又痛又癢,嘴巴的溼氣噴在脖子上擔心口水會不會滴下來,更可怕的是,我發現這頭猩猩是公的,被某根硬物頂得很緊張,開始擔心自己的背後貞操,望著牆上的時鐘,秒針的每次顫動都讓人驚心動魄,這是星期三早上發生的事。

故事仍未結束。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Entries留言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