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杯咖啡

十一月 14, 2005 at 11:04 上午 | 張貼於創作 | 發表留言

她喝拿鐵,但去Starbucks時會入境隨俗地改稱那堤,他也記得去過佛羅倫斯的朋友說過,Latte其實是義大利文中的牛奶,有人點了Latte之後得到一杯牛奶的窘境,她心想有天到義大利要記得優雅地帶點捲舌音地說Coffee Latte,但她哪兒也去不了,習慣性地討好他人,硬著頭皮接下的工作倒真成了拿在手中的鐵塊。

他總點熱咖啡不加糖,純粹是為了想同時保持頭腦的清醒,與對抗腰圍的擴張。唯一的例外是飛機上的咖啡,總是忘記上次難以下嚥的經驗,隨口又點了咖啡,望著小小的紙杯當中,半滿的淺褐色透明液體,咖啡的定義似乎被抽象化,只能將糖與奶精通通倒入杯中,飲下那杯接近印象中咖啡色調的不明液體。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Entries留言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