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雨早晨

五月 29, 2003 at 10:08 上午 | 張貼於生活, 旅行 | 發表留言

雨在清晨時分落下,半醒的城市裡晨光微亮,引擎聲、腳踏車的煞車聲在巷弄裡輕淺浮動,在前往早餐店的路上,雜亂的思緒隨著細疏的雨絲降落在慢慢深沈的柏油路上。

台北的雨天,是心上一段永恆的畫面,天氣晴朗時總想起南方的故鄉,或是近郊的山上海邊,藍天綠樹青春極了的過往;只有下雨的時候,才會記起那些灰暗的建築群、紅綠燈前匯集的車陣、擁擠的傘花和零落奔馳的人影。這個時候總想尋一家有溫暖燈光和咖啡的小店暫坐,像懸坐在某個仍殘留陽光溫度的牆上,假裝自己並不屬於那陰冷的世界,作小小的遁逃。

寫了一些從來沒唱給人聽的歌、埋伏下一些無法完成的殘缺詩句,下雨的北城讓我可以審視自己的寂寞,可以放心的跟自己對談,每個記憶零件任意攤在桌上,隨手拿起擦拭,不急著裝回原處,時間變得緩慢而悠長。

走出日本京都郊外嵯峨野火車站,一個人自助旅行的第二天,小市鎮裡多是二樓平房,青黑瓦色的人字屋頂交錯縱橫,星期一的早晨,上班上課的人群已經散去,觀光客三三兩兩,天氣就像今天,彷彿隨時會飄下雨來,在附近漫無目的地閒逛,賣手染布的工藝店、懸掛深藍布簾的醃漬店、小而整潔的藥妝店、附設腳踏車停車場的補習班,像被抽去靈魂似地怔怔立在原地,沒有人的氣息。突然看到在人工圳渠的鐵橋上緩緩穿越的遲到學生,一臉蠻不在乎的表情,然後是買菜的歐巴桑響著腳踏車鈴從後方出現又消失在右邊的巷子,像是象徵角色點綴著這安靜的小鎮。

開始飄起雨來,我走進車站前的廣瀨咖啡店,向溫暖的燈光投靠。店內是深色的木質調,帶著年代久遠的溫潤色澤,但維護得很潔淨,店裡應該都是住在附近的常客,有抽著煙看朝日新聞的中年女子、穿著深色襯衫蓄山羊鬍看不出年紀的男子、專心喝著咖啡的藍領工人,對我來說是一個個帶著謎團的故事開端,但在他們自身看來也許只是日常的生活,我反而是一個陌生的闖入者。點了熱咖啡加起士蛋糕的組合,雖然檸檬派跟藍莓派似乎也不錯,但我還是喜歡最單純的組合,就像紅豆餅跟綠茶一樣。

雨暫時停了,確認了接下來的旅程後,我背起背包離開,也許這輩子沒有機會再踏進這家店,但我還是對應該是說著歡迎再來的店員點了點頭。已經是接近一年前的事,像是反覆來去的潮浪,現實的景象在雨中模糊退去,失焦的回憶轉而清晰撲來。記憶的旅行從來不曾停歇,下一個雨天,也許我又會回到那年隨船在太平洋上漂流的歲月,在後甲板上望著無垠的銀灰色海面見雨幕飄移,吹奏一些憂傷的曲調。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Entries留言 feed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